予玙

超级严重的cp洁癖ヽ(‘ー`)ノ

【瓶邪】不告诉你(abo)(下)

chapter4

 *上麻烦戳主页了....

*ooc!ooc!!ooc!!!


上火车后吴邪手撑着头休息,口袋里的一板小药片隔着一层布料贴着他大腿,那是吴妈妈昨天晚上进他房间塞给他的omega抑制剂,“你还是个omega,出去玩一旦感觉不对劲就吃一片,赶紧给妈妈打电话,这个还能拖延一会儿,懂吗?”

 

吴邪偷偷看向小哥,对方一如既往闭着眼不知道是睡觉还是假寐。那天测完性别后每个人都领了一本小册子,吴邪趁他不在摸了一遍他课桌,结果竟然没找到,这让吴邪更加怀疑他是个alpha。

 

然后吴邪就感受到,小哥轻轻把自己拉过去,让自己的头靠上他的肩,不至于睡地这么难受。吴邪能闻到小哥身上淡淡的、凛冽的雪的气味,熟悉的味道让他心安。

 

先到酒店放行李,而后胖子就迫不及待催他们赶紧到沙滩上,准备来一场“巧遇”。去沙滩时张起灵依然带着笔记本,他们把防水垫一铺胖子就去找云彩她们,吴邪看到小哥打开office继续看帐。

 

“张家这么可怕的吗。”吴邪暗暗心想,原本以为自家三叔已经很令人绝望了,没想到山外有山。他索性靠在小哥身边玩平板上的小游戏,听海风带来远处嬉闹和海浪的声音。

 

张起灵看完了就往旁边一躺,吴邪见状急急把他头放到自己大腿上,心说要不是我你起来脖子要酸死,他从包里翻出个眼罩递给小哥让他带上,自己继续玩平板上的小游戏。

 

临近中午胖子带着云彩她们回来了,说一起去吃午饭,吴邪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们小声点,游戏也不玩了捂着小哥的耳朵让他们赶紧洗个澡再一起去吃饭。

 

走前胖子指了指手机表示吴邪看微信,吴邪直觉胖子又得说些什么。

 

胖爷:“注意影响胖爷我还单着呢。”

 

无邪:“去你丫的我和小哥不是这种关系。”

 

胖爷:“还没成呢?你见过那对方照片当屏保和聊天背景的朋友?”

 

胖爷:“你想想小哥平时对别人怎么样对你怎么样”

 

胖爷:“就拿你胖爷我来说吧,我作业没做完小哥理都不理,你作业没做完小哥还帮你抄。”

 

胖爷:“别人累得气喘吁吁喘成傻狗小哥看都不看,你稍微一喘小哥给你递水。”

 

胖爷:“别人和小哥说话小哥看心情回答,你和小哥说话你不问小哥都主动跟你说。”

 

胖爷:“天真,好好想想。”

 

吴邪锁了屏看着闷油瓶,真有那么明显吗。他深吸一口气,决定回去就和小哥说清楚。而后他伸出手拍拍闷油瓶的额头,俯下身轻轻说:“起来吃饭了。”

 

张起灵起来把眼罩摘下来,收拾好东西两个人一起去找胖子会和。

 

说是回去就说清楚,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第二天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张起灵接了个电话,吴邪能感受到他好像一下就变得不高兴了。他小心翼翼地问:“小哥,怎么了?”

 

张起灵沉默了一会,道:“回去给你个东西。”

 

回去后张起灵先领着他到自己家,此时他家门口已经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了。吴邪直觉他有什么话想跟自己说,安静地看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张起灵不知道费了什么机关打开,里面是一只青铜铃铛。

 

吴邪凑过去,看到上面复杂的花纹不住咋舌:“哇,这个相当值钱啊。”张起灵把它拿出来戴到吴邪脖子上,在吴邪身后扣好锁扣。他的呼吸喷洒在吴邪后颈上,让吴邪控制不住地轻微颤抖。

 

“吴邪,”他从身后抱住吴邪,把脸埋在颈窝处闷闷地说,“我得回老家。”

 

“挺好的啊,回去多久。”

 

“暑假。”

 

“那也可以给我发消息视频什么的吧,没关系的啊。”

 

“不行。”

 

“你们老家这么偏远的吗,没事,等开学就见面了……”说着吴邪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他把手搭在小哥胳膊上,昏暗的房间满室寂静。

 

良久,外面车喇叭响了两声,吴邪感受到张起灵深吸一口气,从他的颈窝里抬起头来,低声说:“得走了。”

 

他一下拉住小哥的袖子,犹豫了半晌说道:“开学见。”

 

“嗯。”

 

吴邪站在花园里目送汽车远去,他魂不守舍地回家吃完饭,上楼把自己扔到床上,一会儿想到胖子给他发的微信,一会想起小哥低沉的声音。他把脖子上的铃铛举起来对着灯光细看,越看越发现这东西做工复杂,摇一摇有轻微的铃铛声响。

 

吴邪心说难道这么一个东西就能安抚小爷我了吗,他拍照发给家里有这方面背景的胖子还有自己在北京的发小小花,问他们见过没。

 

遗憾的是两个人都说没见过,吴邪撇了撇嘴,只能把三叔从黑名单里拖出来,问他这是什么东西。

 

吴三省:“大侄子从哪搞的啊?”

 

无邪:“你先说是什么。”

 

吴三省:“还不信你三叔啊,说说从哪搞的,三叔给你参谋参谋。”

 

无邪:“……”

 

无邪:“小哥给的。”

 

无邪:“哎你人呢???”

 

无邪:“三叔???”

 

两个月的时间在账本的陪伴下其实过得很快,吴三省对于六角铜铃闭口不谈,只有账本一如既往地发过来。

 

吴邪在期盼中终于等来了开学,然而第一周军训,张起灵仍然没来。胖子安慰他道:“说不定小哥哪天突然到来吓咱们一跳呢。”

 

报道第一天,原本已经组好的实验班来了个新生叫张海盐。他在自我介绍时说:“大家可以叫我小张哥,也可以叫我阿BIN,我是为护卫大张哥而来。”于是大家都知道这位小张哥是个神经病(不是)。对于大张哥也多了几分期盼。

 

班主任:我没听说还有一个学生啊。

 

张海盐在休息时总爱凑过来找吴邪说话,诸如“你和族长是怎么认识的”“族长和你是什么关系啊”甚至是“你是alpha还是beta还是omega?闻气味像是omega,可以可以”这种十分冒犯的话题。

 

“这位小兄弟,你说的族长是谁啊?”胖子挤过来把小张哥怼到一边,“来来来给胖爷腾个地儿。”

 

“族长当然是族长了,吴邪,你竟然连这个也不知道,我看错你了。”说罢小张哥推了推眼镜,起身从他们身边趾高气昂地走开了。

 

吴邪和胖子对视一眼,俱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神经病”三个字。

 

第二天吴邪低头洗手时六角铜铃不小心从衣服里滑了出来,他一转身就看到小张哥凑到他面前盯着铜铃看。“吴邪”,小张哥直起身,十分正式地对他说,“不,族长夫人,昨天多有冒犯,得罪了。”

 

吴邪:mdzz

 

“哟天真,这就抛弃小哥了。”胖子站到吴邪身边,与他一起面对小张哥,形成一个2v1的局面,“啥时候认识个族长了?”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吴邪飞速运转着大脑,小张哥,张海盐,张家,张起灵……“这位小张哥,莫非你们组长叫张—起—灵?”

 

小张哥露出一种十分骄傲的神色:“正是。”

 

Chapter5

 

自从暑假末尾吴邪的鼻子就不那么灵了,他还常常闻错性别。据说这是omega发育的正常情况,这意味着差不多半年后就会迎来初潮。

 

自从那次洗手池边一谈后吴邪总算搞清楚小哥到底给了他什么东西,这个闷油瓶竟然什么都不说就把两个人的关系盖棺定论,胖子听后直叹小哥好手段,小张哥也是一副“族长雷厉风行”的崇拜之色。

 

千呼万唤始出来,开学仪式那天吴邪一眼就看到了观众席上的张起灵。后者显然看到了吴邪,从观众席上起身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操场入口。

 

仪式结束,同学们三三两两结伴散开,吴邪从队伍里跑出来到小哥面前,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小哥闻起来更alpha了。

 

“小哥,怎么晚了呢?”

 

“有点事情”其实是因为六角铜铃送出去了长老们要考察一下。

 

“好吧,张族长,晚上回去再问你。”

 

好像生气了。张起灵默默走在吴邪身边,看到对方脖子上还戴着六角铜铃,心想应该已经知道它的含义了,还没摘下来就意味着吴邪接受了,这是个好消息。

 

张起灵一周没来,吴邪把新发的学案和练习册垒地整整齐齐摆在他桌子上——吴邪如愿以偿成为了张起灵新学期的同桌。趁着班主任还在上面作总结,吴邪偷偷给小哥传了张纸条:“下晚自习去我家。”

 

张起灵看了一眼对他点点头,拿出一个厚本子把纸条夹进去收好,这个本子里还有很多类似的小纸条。

 

高一是一周一休,今天正好可以和闷油瓶秉烛夜谈。终于,吴邪深吸一口气,这次终于可以把事情都讲清楚了。

 

夏末,夜晚渐渐染上凉色,几只飞蛾在灯边扑打。

 

“有人叫我族长夫人。”吴邪停在路灯下,拽住小哥,“还有人叫你族长。”

 

“……”

 

“是这么回事吗,张族长?”

 

“嗯。”

 

“那只铃铛就是这个意思喽?”

 

“嗯。”

 

“那你怎么觉得我能知道意思啊?”

 

“吴三省和吴二白找过我。”

 

怪不得。整件事情都串起来了,为什么三叔给自己看账本,为什么三叔死活不回复关于那只铃铛的问题……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下的——

 

吴邪盯着张起灵的双眼,慢慢地说道:“你知道我是个omega。”

 

张起灵抵近他,凑在他唇边低声说:“我知道。”

 

我知道你一定有什么跟我说谎的理由,但是没关系,我一直在你身边。

 

“那……”吴邪刚开口,就感受到唇上柔软的触感,他垂下眼,再次嗅到一股不属于自己信息素的、凛冽的风雪气息。你是不是alpha?吴邪把这句话吞会肚子里,索性抓紧对方的衣袖,完全闭上眼感受唇上的摩挲,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

 

许久,唇分,吴邪觉得自己的指尖都是烫的,他垂着眼看到视野里小哥仍然抓着他的手,“明天见。”

 

他感觉到对方靠近,凑到自己耳边,气息洒在耳垂上,轻轻地与他说:“明天见。”

 

那种味道,小哥身上的味道,更明显了。

 

张起灵在灯下望着吴邪小跑进家里,听到吴妈妈“小邪你连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发烧了”,转身向自己家走去。

 

自己是个alpha这种事情,吴邪估计已经判断出来了吧。

 

吴邪回家躺倒床上,看到隔壁张起灵的房间亮起灯光,心想小爷我鼻子最近是不太灵敏但还不至于废了,那么明显的信息素怎么可能闻不出来。他转个身盯着隔壁的窗户,心说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什么。

 

开学,忙竞赛的就已经开始搞上了。十月就是noip,黎簇他们每天忙着刷题搞代码,每天晚自习都在微机室呆着;胖子选了化学,他自说自己早晚是要搞炸药的;吴邪选了物理,数学还是由张起灵这种大神来搞吧。

 

期间胖子找张起灵谈过一次,“小哥你是不是alpha?”“吴邪是omega对吧,小天真那本蓝册子一看就比我们的厚上一层”“吴邪知不知道你是alpha?”“行了你们自己玩自己的吧胖爷我还是不多说了”

 

寒假,张起灵仍然要回乡,不过这次通讯不再受到限制。小张哥解释为:“毕竟连族长夫人都有了,再封闭起来好像不太人道。”大张哥一到老家就给吴邪传了张自拍,他站在长白山某座山脊的雪地里,背后是茫茫群山,还用手比了个“v”字,旁边是一脸惨不忍睹的小张哥。

 

再次回学校时张起灵如约而至,然而吴邪没来。

 

明明白天时微信里还好好的,一副迫不及待来学校的样子,然而到傍晚报道时张起灵给他发信息他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张起灵给吴三省打电话,却被告知吴邪初潮了。

 

张起灵连假都不请直奔吴邪家,

吴一穷给他打开门的脸色十分奇异。一进到客厅张起灵就明白了——吴二白和吴三省也在,空气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他。

 

他径直往楼上走去,吴二白在后面喊了声“站住”然而他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直到吴二白喊第二声“站住”,伴着alpha的威压,他才转过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吴邪是我的omega。”

 

说完他也不管楼下的吴家人什么神色,打开门扑面而来都是吴邪身上的茶香。他看向捂在被子里的人,满面潮红,听见门响朝自己望过来一眼,嘴中低声叫着他小哥,一声一声落进张起灵心里。


他在吴邪床边停住,此时属于alpha的味道已经全数散发出来,风雪的凛冽与江南的茶香混在一起,他俯身,“吴邪。”


omega与alpha的暂时标记分为很多种,有吻上去的,有咬破后颈的,还有插入的。总之,第二天同学们都知道吴邪被标记了,标记他的人是张起灵。



fin.




啊,终于打完了

过年快乐!


【瓶邪】不告诉你(abo)(上)

*现代校园,私设如山,小甜饼,上下两发完结w
*装b的omega邪和装b的alpha哥
*有部分论坛体出没
*ooc!ooc!!ooc!!!
以上,祝食用愉快w

【直播】等待体检中
1L 鸭梨 山大大帝
现在在外面的走廊里等着排队到我......
有点慌,不知道自己会是alpha/beta/omega中哪一种
2L
啊,是十五岁时的体检吧?
作为十六岁正式开始性别分化前的一个预测,确实会让人有期盼又紧张哇。
lz好小哎,别慌23333
3L
听二哥一说我突然回想起了我的青春。
那时我还年轻,傻,在体检之前被我兄弟哄着打赌说如果他是omega就让我爽爽,如果我是就让他爽爽。
结果出来一对,他是a我是o,后来我被他艹的嗷嗷直叫(。
现在回想起来他家这么有钱一定早就自己测过了,lz别像我一样傻fufu送菜啊。
4L
哈哈哈哈哈哈哈ls笑死我了
好像被喂了狗粮?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像三哥这么幸运的,大多数人还是普通的beta(说着单身的我裹紧了被窝)
5L鸭梨 山大大帝
我老大也进去了下下下一个就是我了,怎么还没有人出来啊?
6L
lz别急啦这就是一次体检啊!身高体重肺活量都是要测的,abo性别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7L鸭梨 山大大帝
第一个人出来了!
是我们班的究极学神z......气势太强大家都不敢上去问他orz
不过他一定是alpha吧,又进去了一个人,越来越近了
8L
肉眼可见lz的焦虑233333
这年头已经不兴什么“omega生育机器”的思想了,alpha/beta/omega哪种都行吧?
9L
排八哥,lz放轻松,就像6L说的那样主要还是体检,性别只是一小部分。而且根据历年测试值和真实值的比较,学校的测试大概存在1%-5%的错误,所以lz也要做好自己是其他性别的准备哇。
10L鸭梨 山大大帝
感谢ls各位,我也要进去了,回头再说。
——封——

”同学,你未来分化出的第二性别有95%的可能是omega。”吴邪坐在白大褂面前的椅子上,双手撑着膝盖听白大褂分析屏幕上的数据,“作为医生我的建议是中考后报一个omega学校,毕竟每年四分之三的omega都会选择去那里。专门的omega学校有丰富的应对初潮的经验,而且教师都是beta,会比较安全。每年报考普高的omega也不少,但是每年都有omega在初潮时就被强制标记的新闻,过早完全标记对omega的发育有很大不良影响。”医生从抽屉深处拿出一本小蓝册子——每个人都有且封皮相同——示意吴邪拿好,“好好看看,回家再和父母商量一下。”医生摆手示意吴邪可以走人了,转向门口扯着嗓子喊下一个同学进来。

“好的,谢谢医生。”吴邪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医生稍一颔首向门口走去。他拿着册子略微一翻,一下就看到了“初潮后到成年前适量的alpha信息素有利于omega发育,对alpha反之亦然。”他轻啧一声把蓝册子往校服口袋里一揣,心说这不是鼓励alpha和omega早恋嘛。拉开门就看到走廊上胖子不知道在和女同学说些什么,女生笑的花枝乱颤;张起灵插着兜看着天花板等他,听到开门声转头看他走过来。

老实说,这个检查结果在一个月前吴邪就已经知道了。一个月前吴三省就打听了目前学校测第二性别的技术,格外挑了个不用这个技术原理做检查的医院带着吴邪测了一遍,结果与今天别无二致。所以自己真的是个omega了。吴邪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看到张起灵又心说“他一定是个alpha无误。”作为三年的好友兼暗恋了对方三年的人,吴邪自认为自己相当了解小哥,“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omega能跟了他。”

作为omega与alpha谈恋爱简直是天经地义。一个月前吴邪刚得知自己是omega时觉得这波操作简直稳了。然而不久后从喜悦中冷静下来他就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张家是一个大家族,据说张家内部的关系十分复杂,且张家人行事低调,至今都没什么消息漏出来。而小哥就是这个神秘又厉害的家族中一员。“不知道小哥的家族会不会给他安排omega”“如果有那我一个omega呆在他身边多尴尬”“没有的话小哥能接受我吗”以及“明明在小哥身边陪他的人是我”“我吴家小三爷难道还配不上他吗”……诸如此类。

吴邪既不想难为小哥却又觉得只有自己对他最了解最能陪在身边,既明白小哥有自己的想法又私心希望他能接受自己的安排,既觉得自己和小哥很熟了又认为与小哥说这些有些过界……吴家唯一的omega,吴小三爷,每天面对小哥,生怕自己与小哥是白首如新相识多年不相知的关系,一腔真心满腹话语尽数湮灭在舌齿间梗塞在喉头处,含蓄又疏离地不知道怎么开口。

思及此吴邪的目光黯了黯,招呼胖子回教室。旁边胖子已经和女生侃完,女生捂嘴笑着离开,离开前还偷偷看了一眼吴邪另一边的张起灵。看到这一幕吴邪更烦躁了,到底有多少人看上那个闷油瓶?!胖子转过来拍上吴邪的肩,笑嘻嘻地问:“怎么样啊小天真,胖爷我可是潇洒英俊自由多情的beta。”

“英俊就省了吧,您潇潇洒洒就成,怕就怕胖爷您想潇洒想多情人家小姑娘看不上你。”吴邪呛了胖子一句,想到女生最后望向张起灵的那个眼神又开始同情起前面逗她那么长时间的胖子来,“胖爷拾辍一下还是可以的。”

三个人走出楼道,迎着夕阳往教学区走去,不远处操场上都是打球的吆喝声。“比不得我们天真清秀白嫩啊,要说omega我们最omega的还是天真吴邪,是吧小哥。”

初中部已经放学的同学骑着车从他们身边掠过,张起灵走在外侧,吴邪拉了他袖子一把却被他勾住手,两个人手指勾在一处,不过很快张起灵就松开了。吴邪看向他,看到小哥认真的看过来与他对视,淡淡地回答了个“嗯。”

吴邪的耳朵尖儿瞬间就红了,他强压住内心沸腾的情感,强行不让自己去想这个“嗯”字后代表的什么,安慰自己夕阳掩护应该看不出自己脸红来……“滚蛋胖子,小爷我告诉你,”他水光潋滟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心上人,正对上他专注看自己的表情,夕阳下小哥的脸部线条格外柔和。心念电转间吴邪眨了下眼,笑着继续说道,“小爷我是beta。”

张起灵猛地转过头来盯着吴邪,胖子也说了一句“嚯,我也看错人啦。”三人踏上初高中部分界的桥,高中部这边安静了许多。

吴邪被小哥看的尴尬无比,一头雾水,勉强挂住笑问他:“怎么了嘛小哥?”

“小哥你别不信啊,结果错了也不是没可能,小哥你是什么性别啊?”胖子当他不信,出来往下追问。

张起灵不再盯着吴邪,回复他平时冷冷淡淡的模样,闷闷地说:“beta。”

胖子和吴邪交换了一下震惊的眼神,胖子迅速反应过来:“那咱仨可都是beta了,也算是齐齐整整哇。”

吴邪含糊应了一声,偷偷瞄向小哥。张起灵的肌肉他是知道的,偶尔早上带吴邪上学时吴邪手搭在小哥腰上,都能感受到小哥衣服下腰腹部起伏的线条。
有那么alpha的beta吗,吴邪半信半疑。

Chapter2

回到教室,里面一片寂静,大多数同学都还没回来。三个人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胖子一路,吴邪和张起灵同桌一路。

他们班是同学基本走竞赛的实验班,所以在初三下学期选拔考试后都来到高中部上课了。虽然他们都板上钉钉会来这个重点高中实验班就读,但是中考还是得考,成绩还是得排,班主任目前没给他们排座位就等着成绩出来一溜儿排下来。为了能继续和究极学神张起灵同桌,吴邪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努力学习。他坐到座位上抽出一本练习册,一摊到桌面上就开始写。

“小哥那个嗯字是什么意思……之前我拉他的时候勾住我手算什么…….”吴邪写着写着脸颊就染上了绯色,趴在桌子上听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因为旁边这个人悸动。

张起灵写着题余光就看见吴邪写趴下了,粟色头发软软地搭在校服上桌上,露出一点儿绯红的耳朵尖儿,十分乖巧可爱的样子。他静静看了几秒,伸出手理了理吴邪的头发,把手放在吴邪后颈性腺靠上一点的位置捏了捏,满意地看到人面颊飞红的直起身来,似嗔非瞪看了他一眼。他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满是欢喜。

张起灵其实知道吴邪是omega。一个月前,吴邪被检测出omega性别的第二天,张起灵送吴邪回家时就已经被吴二白和吴三省请过了。

张起灵很清楚自己是alpha,张家的检测结果也如是证明。不出意外,他是家族的下一任族长——或者说这一任也不足为过,目前族中由几位长老代管,就等他上任然后撂担子走人。

他也很确定自己未来的伴侣是吴邪。

所以当吴二白和吴三省请求他护着点儿吴邪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吴二白和吴三省都是比较了解张家的人,他们那天下午谈的内容,除了吴邪不知道以外,几乎与和张家定亲没什么两样。吴二白和吴三省很清楚这一点,张起灵也心知肚明,而他还是答应了,他等着吴邪进门那天。

唯一的问题就是吴邪的心意了。

张起灵和吴邪腻在对方身边那么久,却始终没有怎么谈到过关于“自己喜欢的人”这种事。

吴邪不想看到闷油瓶子身边出现一个人,张起灵也不希望吴邪身边有另一个人。

有小姑娘追张起灵,吴邪把她的巧克力吃了情书扔了;而追吴邪的小姑娘,怕是根本想不到她们的情书送不到吴邪手里就被另一个人扔垃圾桶里了。

张起灵本打算吴邪承认他是omega后就上去握住他的手,告诉他自己是alpha,自己想追他,自己想领他过门。然而那一瞬间吴邪的心思百转千回,他说,他是beta。初时张起灵觉得吴邪在不信任他们,后来他渐渐体悟过来,吴邪怕是又有什么心结,像他三叔说的,“小邪是个爱想多的孩子”。既然如此,那自己便只能在他的心结解开前一直守在他身边了。所以张起灵才会在胖子问他后,也回答一个“beta”。

Chapter3

“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遮住的,咳嗽、贫穷和爱。”

六月初,考完高考就是中考。

此时西湖的荷花刚刚冒出个尖儿来,他们返校拿完作业就宣告了这个漫长的暑假的正式开始。

吴邪在浓荫绿蔽下听到了第一声蝉鸣,他有好多事想和小哥一起做,他们将一起度过一个很长很好的夏天。

放假第三天,吴邪在书桌前与作业奋斗,张起灵在他床上靠着枕头看书。空调房里凉爽宜人,只有笔尖划过草纸的声音。盛夏午后阳光正烈,透过树叶缝隙斑斓洒下,正是“绿荫随和之,碎玉光斓斑”,沐浴在阳光里,吴邪整个人像是玉做的一样发出温润的光,很久都没有响起书页翻动的声音。

“小哥你的作业呢?”吴邪翻过一页来,看到又是综合测试题瞬间有些绝望,头也不抬地问他,“别跟我说你都写完了啊。”

“数学。”意思是还有数学没写完。

“语文和英语你都写完了?”

“抄完了。”

“你这样不行,等开学老头子又得找你谈话。”上学期语文老师找张起灵谈话就是让他作文字数写多点,不要回回都压着八百字的格子结尾;下次张起灵不压着格子了,不多不少刚好超过一行,让语文老师气的直呼“孺子不可教也”。但每次课上提问张起灵,他偏偏都能对答如流,作业也一丝不苟,让老头子火气没处发。

等吴邪写完那套综合测试题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他往椅背上一靠,伸了个懒腰,回头就看到张起灵头靠在一边已经睡熟了。他轻轻地抽出椅子,到窗户边拉上遮光帘,再回到床边把被子给张起灵盖好。“这么睡下去他起来脖子得废了。”吴邪小心翼翼地把枕头从张起灵背后抽出来,摆好放到头下面,自己把拖鞋蹬下去趴到睡着的人旁边,嗅着他的气味闭上双眼,“我就眯一会。”

张起灵一睁眼就看到吴邪软软的头毛在自己面前,他动了动,感受到吴邪靠着自己,看到吴邪把被子全压在身子底下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尽量小心地把被子抽出来盖好,从背后搂住吴邪,深深地埋进颈窝里,嗅到目前还很淡的信息素,叹慰地阖上双眼假寐。

被妈妈叫醒去吃饭时吴邪还有点懵,他一动就感受到自己被张起灵圈在怀里,不过很快身后的人就松开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拉开窗帘收拾东西。“小哥你要走了?晚上一起吃饭吧。”

此时吴邪还躺在床上半眯着眼,张起灵把书包拉链拉上,走过来伸手拉他起床,还是少年人的手却十分有力量,“吃饭。”

晚饭后张起灵回家,其实他家就在隔壁,两家是挨着的小别墅。楼下吴妈妈看吴邪蹦蹦跳跳上楼的样子捅了吴一穷一下:“我觉得隔壁小张对咱们家小邪有意思。”

吴一穷愣愣地看了吴妈妈一眼,“想多了吧。”

“没有,我刚才去叫两个孩子下来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在床上睡觉。起灵应该早醒了,我推开门的时候他就看着我。他从背后搂着小邪,小邪应该是刚醒还没睁眼呢,我没多看就下来了。”

吴一穷:“哦。”

吴妈妈:“你别不关心啊,我看小邪未必对起灵没有意思。小邪的第二性别是omega,起灵你也知道,是隔壁张家的孩子,估计是个alpha。俩孩子这样也挺好的。”

吴邪上楼,回到房间看着隔壁张起灵房间的灯亮起来,开始回想自己刚醒的时候张起灵动作利落,完全不像是刚醒的样子,再加上他当时好像感受到闷油瓶在背后抱着自己……他怔怔地盯着锁屏发呆,锁屏是冬天西湖下雪时闷油瓶远眺的一张照片。那是他们逃课一起走在苏堤上,上下左右只有雪的白色,夹杂岸边拂堤柳枝干的灰黑一点。踏雪无声,只有落雪的“簌簌”声安静响在天地之间。他回头看向闷油瓶,对方远远地看向湖中心一点不知道在发什么呆。飞雪中闷油瓶发现吴邪在偷拍,转过来望向吴邪,他眼神柔和,嘴埋在咖啡色的围巾中看不出是不是在笑。吴邪舍不得把那张放出来作锁屏。

桌面是逆光夕阳下小哥写作业的侧颜,虚虚实实勾上一层金边。“为什么他穿校服也这么帅啊。”吴邪鼓着脸戳开微信,刚巧看到胖子给他发过来一条语音:“天真,去海边玩儿不?我叫着你,你叫着小哥,咱们后天早上走第二天下午回来。”

“得了吧,你听哪个小姑娘要去啊?”

“天真你怎么看胖爷我的,我也是偶然打听到云彩说要去海边玩,一句话,来不来?”吴邪看着心里发笑,把这三条语音都转给小哥,那边秒回一个“好”,吴邪一边腹诽闷油瓶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多打一边回复胖子,然后猛地起身拉开卧室门朝底下客厅喊:“妈我后天大后天出去玩儿行吗?”

“去哪玩和谁一起啊?”

“海边!有胖子和小哥。”

吴妈妈给给了吴一穷一个“你看吧”的眼神,“那订好票把车次旅馆房间号都发过来啊,注意安全。”

“太棒了没问题!”吴邪回屋趴回床上,给吴三省发微信:“你大侄子我要去海边玩喽!请不要发账本过来”发完迅速拉黑吴三省。

吴家的生意主要是吴邪他二叔和三叔在做,不过吴三省热衷于培训吴邪,各个几周总要发某个分店的账本过来美其名曰“培养继承人”,从被检测出是omega开始就变成了两三周一次,整的吴邪苦不堪言。

吴邪正想着这次可以躲过去了,看见二叔的信息:“小邪,你现在不在海边对吧?”

“你三叔让我给你发过来这个。”

“账本.xls”

吴邪:???

姜还是老的辣算你狠三叔!吴邪咬牙切齿地下载下来,看到熟悉的界面心生绝望,“明天去闷油瓶家看账本算了。”他又戳开那个备注为“闷油瓶”的置顶聊天,打字:“我三叔又给我发账本了”

“哭得像个二百斤的胖子jpg”

“明天去你家看账本[/大哭]”

闷油瓶:“好。”

吴邪盯了一会儿他的头像,是个雪人围着藏蓝色围巾,吴邪自己的头像是雪人围着咖啡色围巾。两条围巾款式相同,雪人是那天从西湖回来在院子里堆的,堆完吴邪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围到雪人身上,还在后面偷偷写了个“瓶”字。回去吴邪就把自己头像改了,第二天起床看到闷油瓶的头像也改了。

平时上学吴邪不带手机,都是用张起灵的手机。第二天他看到张起灵的锁屏改了,从上一张吴邪手的照片换成了前一天吴邪在西湖雪中的回头。

那时他走在张起灵前面,忽然听到小哥叫他:“吴邪。”他转头,正好对上小哥拍下照片。屏幕中的吴邪戴着藏蓝色围巾,面冠如玉,望向小哥的眼神像是望向全世界。

我还是没能一发写完……
过年快乐

我还是喜翻校园……
可能是源于一句“我梦见年少的他,在少年时和我相遇。”
真是委婉又热烈的情感啊。
老吴心疼少年时的他,不说想为他承担这家族的责任,至少也是想与他一起行过荆棘长路。
老吴矜持的写下这段话,却满满溢出来对他的在意和执念。

我cp真甜T_T(大哭着说)

瞎搞水粉,但是好像并不适合……
献丑了orz

随手糊了一个滤镜上去……
抛砖引玉,希望能看到太太们更好的手写qwq @白淮  @咽澤

[影日]关于自动售货机的小段子

*人物属于《HAIKYU!!》,ooc属于我(躺
以上,祝食用愉快~

第二页体育馆旁边的自动售货机上有两个键被按地十分频繁,这是配货大叔几个月观察下来的结果。
因为地处偏僻,几乎只有进行体育部活的队员才会使用它,故而相较于其他售货机,这台机器维修的频率低了很多,也让配货大叔省心很多。
但那是从前,最近他发现酸奶和牛奶的按键与其他按键相比明显老化了很多,而销量却没有明显增长。这使他不得不疑心是否是某个一年生捣蛋鬼故意用球砸售货机按键来出货——甚至可能是多个捣蛋鬼比赛看谁砸的准。以前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过,现在的三年生应该还记得目睹自己同级生被怒骂一顿的恐惧。大叔暗暗想着,转眼两年了,是时候重新出山了啊。
由按键的间距和按键的大小来看像是足球部那帮小子干的,但足球真的可以踢那么准吗?果然还是篮球部的锅啊……不,假如不止一个球,多个球也是有可能的,棒球部也有嫌疑……最让配货大叔疑惑不解的是,售货机上几乎没有被暴力破坏的痕迹。难道是某个部来了个控球能力不得了的新人——据说排球部的一年生很不得了?
配货大叔决定蹲守一日,找到那个(或多个)捣蛋鬼。
第一日风平浪静,但下午突然有电话打过来说有急事,大叔不得不放弃蹲守到部活结束抓个现行的打算。
第二日风平浪静,部活结束时也没有同学用球打售货机。大叔觉得自己打草惊蛇,他决定明日找个地方躲起来。等着吧混蛋小子!
第三日依旧风平浪静。那个捣蛋鬼警惕性那么高吗?配货大叔内心充满疑虑,莫非是自己推理错误?
虽然三天下来没有捉到凶手,但哪些同学经常买些什么大概摸清了规律。女排队长喜欢水果饮料;男排队长常买两瓶水,另一瓶给浅色头发的三年生;足球队长热爱碳酸饮料;而按键老化最严重的酸奶和牛奶,则是大多数篮球队队员的选择,以及一对吵吵闹闹的排球队搭档。
明天绝对抓个现行!配货大叔看着画满“正”字的本子,开始思索配货方案。
第四日,午间休息。
排球队的那对组合又来了,满脸不高兴的高个和蹦蹦跳跳的矮个。好的好的又是一盒酸奶一盒牛奶。配货大叔面无表情地给“酸奶”和“牛奶”后面的正字上各添一笔。老实说那么多天下来,他已经不觉得那个蜜汁扔球者不会出现了。会老化果然还是需求量大吗,还在长身体啊,年轻真好——
“啊!出来了!居然真的可以一下子出来两盒啊w!”出来两盒,是出bug了吗?
“当然可以出来啊hinata bogai.”这肯定的口吻是什么鬼哪来的自信喂!
“不过这样影山要喝哪个呢,平时交给命运的选择这次命运竟然交给了你自己选择,决定吧,是酸奶还是牛奶——!”还是两盒不一样的?bug那么严重?
“……可恶!”
配货大叔听到了一声来自小个子的偷笑,很明显高个子也听见了,“164高的人没资格笑!接着!”
“多谢!你竟然连续一周都喝酸奶,是突然有了偏好吗?”橙发小个子将吸管差进去,喝了一口问身边的人。
“……还不是因为你太矮了要长个子啊呆子。”
“喂太伤人了吧你!”
“哈?”影山一口气喝完酸奶,攥扁盒子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里,“我在为你着想好吧?”
“混蛋你完全不是替别人着想的语气好吧,这种国王大人命令似的语气算什么啊!”
“我喝完了。”我赢了。
“啊你故意分散注意力!可恶啊!”日向停止拌嘴,咬住吸管一口气往里吸,并且瞪向影山。
影山毫不示弱瞪回去,在小个子刚喝完、吸管离开嘴的一刹那毫不犹豫俯身低头,凶狠地吻了上去。
售货机发出“咚”一声,在墙壁与售货机的狭小直角内,黑发王者毫不留情攻城略地。橙发攻手一瞬间呆住,随后毫不示弱予以回击。他用力推拒嘴里的异物,却反而被勾住吸吮,舌底的凹陷被一次又一次略过,上颚也被来回扫过。
炙热阳光下的阴影里,水声异常清晰。
可恶啊。
日向推拒的力道渐渐减弱,本来就一口气喝完了牛奶随后又被这样,缺氧使得他不得不更张开嘴想要从对方那里汲取一点氧气。
在上下左右反复确认舔过后,影山放过了自己的恋人。他直起身,有些喘地目光瞥到一边;他的恋人低着头大口喘气,面色绯红,直到耳尖。
他的手没有从小恋人的肩上放下来。等到呼吸渐渐平稳后,他又俯下身去,下颌轻抵在可爱的前额上,小声呼唤对方,“hinata.”
日向前额的发丝略过对方嘴唇,他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恋人,对方专注着注视着自己,随后他们闭上眼睛,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配货大叔:hp-10000,卒。
“走吧,吃饭去了。”高个子的声音略微有些虚,他转身率先向前走去,又回头瞄他的恋人,“我也喝到牛奶了。”
“啊。”小个子向前跑两步到他的身边,“到天台去吃吧。”
“好。”
……
翌日,在补货时大叔碰上了那对搭档——或者说恋人。
“辛苦了!”活泼一些的小个子主动打招呼,“十分感谢!”
他撩了高个子的衣袖一下,小声说到“你也说啊。”
“感谢。”他的恋人看了他一眼,对大叔说到。
“你不要这么敷衍啊。“
”啰嗦,我已经有好好感谢了!”
……
真是 青春啊。

论坛体-急!男朋友在逛商场时突然生气怎么办?!

论坛体-急!男朋友在逛商场时突然生气怎么办?!

*马场x林

*一发完结

*人物属于豚骨拉面,ooc属于我。


急!男朋友逛商场时突然生气怎么办!

rbt!现在lz在试衣间外面等他!就刚才试完衣服突然生气了!甩头就拿下一件衣服进去了!怎么回事lz该怎么办?!急求万能的网友!

№0 ☆☆☆= =于xxxx-xx-xx 留言☆☆☆

bg自己深山

№1 ☆☆☆= =于xxxx-xx-xx 留言☆☆☆

bg滚

№2 ☆☆☆= =于xxxx-xx-xx 留言☆☆☆

你回!楼上两位!我们都是男的!

№3 ☆☆☆= =于xxxx-xx-xx 留言☆☆☆

哇那lz你跟他发生了什么?顺便lz你批个固定马甲吧

№4 ☆☆☆= =于xxxx-xx-xx 留言☆☆☆

好的

他最近因为亲人去世一直很沉郁,然后今天他说想去买买买lz就跟着去了,看到他一件一件买心情高兴了起来但是刚才突然又翻脸了,lz也没干什么啊??到底怎么回事?

№5 ☆☆☆lz于xxxx-xx-xx 留言☆☆☆

第一次见到喜欢买买买的男孩子

另外lz没干什么但是一定也干了事吧,他生气之前你和他说了什么?

№6 ☆☆☆= =于xxxx-xx-xx 留言☆☆☆

呃不算吧……?就是他换了一件裙子出来的时候问我好不好看我说很好看啊。

№7 ☆☆☆lz于xxxx-xx-xx 留言☆☆☆

???突然裙子?!

№8 ☆☆☆= =于xxxx-xx-xx 留言☆☆☆

呵呵裙子还说不是bg?!兰州烧饼我帮你深山。

№9 ☆☆☆= =于xxxx-xx-xx 留言☆☆☆

九哥等一下!lz男朋友是女装大佬??!

№10 ☆☆☆= =于xxxx-xx-xx 留言☆☆☆

??第一次见活体女装大佬!lz请务必详细讲!

№11 ☆☆☆= =于xxxx-xx-xx 留言☆☆☆

灯光师呢?!!!本港记必须问问lz有个女装大佬男朋友是个什么感觉?!

№12 ☆☆☆= =于xxxx-xx-xx留言☆☆☆

呃感觉之后讲他现在应该快从试衣间出来了先讲讲我该怎么向他道歉!

№13 ☆☆☆lz于xxxx-xx-xx留言☆☆☆

居然真的是女装大佬?!哇这楼我蹲了

№14 ☆☆☆= =于xxxx-xx-xx 留言☆☆☆

你们关注一下lz吧现在他可急死啦

lz先说你和男朋友生气之前发生了什么?

№15 ☆☆☆= =于xxxx-xx-xx 留言☆☆☆

就是他换了一件裙子出来问我怎么样我说很好看啊,然后他就一甩头走了。

我???

其实这也没什么但是刚才他给我发消息让我在他出来之前好好想想我到底哪做错了

各位我该怎么办!他要出来了!

№16 ☆☆☆lz于xxxx-xx-xx 留言☆☆☆

dengdenglz!

你四不四之前他换一件你就说一件好看说一件好看!

№17 ☆☆☆= =于xxxx-xx-xx 留言☆☆☆

假如真的是ls说的那样那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了

№18 ☆☆☆= =于xxxx-xx-xx 留言☆☆☆

我也

№19 ☆☆☆= =于xxxx-xx-xx 留言☆☆☆

如果真是那样......只能说lz活该了

№20 ☆☆☆= =于xxxx-xx-xx 留言☆☆☆

你们在打什么暗语啊!到底怎么回事?!

№21 ☆☆☆lz于xxxx-xx-xx 留言☆☆☆

就是你男朋友觉得你太敷衍了啊每次都是“很好看”他想要你具体的评价啊

№22 ☆☆☆= =于xxxx-xx-xx 留言☆☆☆

很好看难道不是具体评价吗??

我还要从什么方面评价?

№23 ☆☆☆lz于xxxx-xx-xx 留言☆☆☆

直男本男了lz

№24 ☆☆☆= =于xxxx-xx-xx 留言☆☆☆

天啦噜怎么这年头还有这么直男思想的存在

№25 ☆☆☆= =于xxxx-xx-xx 留言☆☆☆

lz应该从颜色配不配设计配不配给你男朋友讲啊,只说很好看太敷衍了

№26 ☆☆☆= =于xxxx-xx-xx 留言☆☆☆

我觉得他穿哪一件都很漂亮很配他啊!真情实感!taq真是美人的具现化表现!!

№27 ☆☆☆lz于xxxx-xx-xx 留言☆☆☆

呵自己没审美就不要推锅我美了

还上论坛求助

虽然我确实很漂亮,证明你不瞎

№28 ☆☆☆好好反省吧于xxxx-xx-xx 留言☆☆☆

??ls什么情况?女装大佬真人?

№29 ☆☆☆= =于xxxx-xx-xx 留言☆☆☆

抓住28l求具体情况!

№30 ☆☆☆= =于xxxx-xx-xx 留言☆☆☆

……

人呢....这帖子怕不是绿的?

№50 ☆☆☆= =于xxxx-xx-xx 留言☆☆☆

lz湖绿,鉴定完毕。

№51 ☆☆☆= =于xxxx-xx-xx 留言☆☆☆

qswl看上这么好的一个帖子!

№52 ☆☆☆= =于xxxx-xx-xx 留言☆☆☆

……



林从试衣间出来,这次他换了一身胸前有繁复蕾丝的裙子。

“林酱你真的穿什么都很漂亮啊!”

哼。算了,这个人的审美就慢慢掰过来吧,反正日子还长。


fin



感谢观看,鞠躬_(:з」∠)_

求评论嗷!

《天宝伏妖录》
宏大深沉

...多图怎么发啊=.=...